赵六六

鱼鱼鱼

  • 最近屋子里的下人都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,也多了一些陌生的面孔在屋子里窜来窜去,不知道在忙什么,不用猜,肯定是那个安德瓦搞的鬼。

  • 直到昨晚,他才知道安德瓦到底在搞什么。

  • 原本偌大的地下室被改造成了一个海洋馆,里面放置了一个巨大的鱼缸。

  • “这是什么”轰焦冻问道

  • “明天你就知道了”安德瓦如是说。

  • 轰焦冻对明天没有一点期待,回到房间就睡觉了

  • 第二天,轰焦冻是被一阵嘈杂声惊醒,似乎还伴随着动物的撕咬声。

  • 下去的时候周围一片慌乱,这让轰焦冻很是不满“你们在做什么”

  • “轰少爷,吵到您很抱歉,但这是老爷的命令”

  • 提到安德瓦的名字,轰焦冻的脸色更加不妙,“他的命令,难道就是为了让你们把我从美好的梦境里拉出来?”

  • “焦冻,过来”安德瓦可不管他有没有在生气,因为他知道,他这个小儿子从来不会违背自己。

  • 还是昨天的地下室,唯一不同的是,那偌大的玻璃箱里多了一条鱼。

  • 人鱼。

  • 似乎是因为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,那条人鱼把整个头都蜷在尾巴里,看不清面孔。

  • 好看,这是轰焦冻的第一个想法,全尾都是绿色,在灯的作用下泛着光,就连头顶的发色也是绿的,看起来柔柔顺顺十分舒服。

  • “焦冻,这是送你的礼物’

  • 轰焦冻收敛了钉在人鱼身上的目光,“不要。”

  • 没过几日,轰焦冻便按耐不住,趁着夜色摸到了地下室。晚上的地下室免不了有些凉气,让轰焦冻不受控制的打了个激灵。

  • 借着灯光远远望去,人鱼正趴在边缘,尾巴正一搭没一搭的拍打着玻璃,看到门口有人来,原本优哉游哉的人鱼立刻钻到了玻璃缸的角落,把头埋在尾巴里一动不动。

  • 此时站在鱼缸外面的轰焦冻,手里提着一包鱼食,轻轻拍打着玻璃,希望引起人鱼的注意,然而对方似乎并不愿搭理他,即使把鱼食丢到了水中,人鱼仍旧心甘情愿的做一条缩头鱼。

  • 第二日轰焦冻就让管家去市场上买几条活鱼。

  • 管家:“轰少爷,如果您想吃鱼,直接吩咐厨房就可以了。”

  • “多嘴。”

  • 晚上轰焦冻端着一盆活蹦乱跳的活鱼放进了鱼缸里,显然对这次的投食,人鱼十分感兴趣,或许有些恐惧来人,只是躲在角落里看着鱼游来游去,不出来,也不去抓鱼,一双碧绿的瞳孔只盯着轰焦冻。

  • 虽然看不清楚全貌,但是那双碧绿的眼睛一下吸引住了轰焦冻,真好看,像极了纯粹的玉。

评论(2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