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六六

每次轮到铠和百里守约一起守夜的时候,铠总会让百里窝在他怀里。

大多数次,都是被百里红着耳尖婉拒。

“为什么?你不冷?”铠仍旧张着臂膀,似乎坚持着让百里窝在自己怀里。

“魔种并不会怕冷”

“……哦”铠转而去拿挂在腰间的刀刃,本来就擦的干净的刀刃如今要被铠擦拭的发亮。

“不过,我担心铠会冷。”闻言,铠就发觉腰间缠上了两只胳膊(????词穷。)

呵,小狼仔。

铠握住百里的手掌,作为军队里的唯一的狙击手,百里手掌上被枪身磨的都是肉茧。

铠把背后的百里守约转到前面,让他埋在自己的胸前(啊,铠哥的大胸肌,我也想埋。)

铠轻吻着百里的耳尖(其实是含着,很色情)

“我爱你”

引得怀里的魔种更是埋到胸前,尾巴倒是实相的晃了几下



角落

花:嘁,俩人守个夜,你侬我侬恶心死了

苏:还不是队长你你要来偷看

花:就你话多,走走走,回去睡觉,下次轮到他俩守夜,把铠的小舅子从床上薅起来。

苏:队长你声音太大了



第二天。

“哥哥哥哥!队长说下次我和你一块守夜!我想吃夜宵,哥哥给我做,我想吃……”

一大早就听到百里玄策叽叽喳喳的在百里守约转悠。

铠提着百里玄策的领子拎了出去。

“吵”

“丑铠!我哥哥都没说什么,你干嘛,走,打一架!!”

百里守约赶紧过来为两人解决矛盾。

“好了好了玄策,不要和铠吵了,铠,玄策他还小,唉哎哎?????”

铠不等守约说完,扛起守约进了厨房。

“饿”

“嗨吖,丑铠,我要跟你决斗!让你霸占哥哥!”





远处的花木兰扛着刀喝着茶,真是和平的一天啊

评论(2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