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六六

鱼鱼鱼

  • 最近屋子里的下人都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,也多了一些陌生的面孔在屋子里窜来窜去,不知道在忙什么,不用猜,肯定是那个安德瓦搞的鬼。

  • 直到昨晚,他才知道安德瓦到底在搞什么。

  • 原本偌大的地下室被改造成了一个海洋馆,里面放置了一个巨大的鱼缸。

  • “这是什么”轰焦冻问道

  • “明天你就知道了”安德瓦如是说。

  • 轰焦冻对明天没有一点期待,回到房间就睡觉了

  • 第二天,轰焦冻是被一阵嘈杂声惊醒,似乎还伴随着动物的撕咬声。

  • 下去的时候周围一片慌乱,这让轰焦冻很是不满“你们在做什么”

  • “轰少爷,吵到您很抱歉,但这是老爷的命令”

  • 提到安德瓦的名字,轰焦冻的脸色更加不妙,“他的命令,难道就是为了让你们把我从美好的梦境里拉出来?”

  • “焦冻,过来”安德瓦可不管他有没有在生气,因为他知道,他这个小儿子从来不会违背自己。

  • 还是昨天的地下室,唯一不同的是,那偌大的玻璃箱里多了一条鱼。

  • 人鱼。

  • 似乎是因为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,那条人鱼把整个头都蜷在尾巴里,看不清面孔。

  • 好看,这是轰焦冻的第一个想法,全尾都是绿色,在灯的作用下泛着光,就连头顶的发色也是绿的,看起来柔柔顺顺十分舒服。

  • “焦冻,这是送你的礼物’

  • 轰焦冻收敛了钉在人鱼身上的目光,“不要。”

  • 没过几日,轰焦冻便按耐不住,趁着夜色摸到了地下室。晚上的地下室免不了有些凉气,让轰焦冻不受控制的打了个激灵。

  • 借着灯光远远望去,人鱼正趴在边缘,尾巴正一搭没一搭的拍打着玻璃,看到门口有人来,原本优哉游哉的人鱼立刻钻到了玻璃缸的角落,把头埋在尾巴里一动不动。

  • 此时站在鱼缸外面的轰焦冻,手里提着一包鱼食,轻轻拍打着玻璃,希望引起人鱼的注意,然而对方似乎并不愿搭理他,即使把鱼食丢到了水中,人鱼仍旧心甘情愿的做一条缩头鱼。

  • 第二日轰焦冻就让管家去市场上买几条活鱼。

  • 管家:“轰少爷,如果您想吃鱼,直接吩咐厨房就可以了。”

  • “多嘴。”

  • 晚上轰焦冻端着一盆活蹦乱跳的活鱼放进了鱼缸里,显然对这次的投食,人鱼十分感兴趣,或许有些恐惧来人,只是躲在角落里看着鱼游来游去,不出来,也不去抓鱼,一双碧绿的瞳孔只盯着轰焦冻。

  • 虽然看不清楚全貌,但是那双碧绿的眼睛一下吸引住了轰焦冻,真好看,像极了纯粹的玉。

脑洞

棒球成员设定

守约为投球手

铠是作为传球手(具体我也不知道,脑洞)

两人比赛结束之后就和队长说了一声回去休息

在休息室发生的事情

百里守约脸红扑扑的。可爱极了

铠是这么认为的,反观自己,却不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比赛的人

百里守约正背对着铠拿着毛巾擦汗,并不知道铠用着相当热情的眼光盯着自己。

不知道是因为剧烈运动的缘故导致自己体内的什么胺正严重超标,情不自己的走向守约,从背后抱住了守约,把头埋在对方的脖颈处

守约:铠?

背后传来铠闷闷的嗓音:守约,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。

守约:铠,这都是汗味

铠反而埋的更深:只要是你的,都是好的

守约脸爆红。

而埋在守约脖颈处的始作俑者开始细细舔舐,仿佛猫咪一般为自己的伴侣清洗身子(懂我意思吧)

守约一边推搡:不要,铠,至少等我洗完澡,这样真的很奇怪?

铠可不会让自己伴侣逃跑,反手将守约的双臂禁锢在背后,让他无法挣扎。

“守约……”铠的嗓音很有磁性,在加上情动时的沙哑,炸的守约脑子轰轰作响



请问自己的男友发情该怎么处理,在线等。


然后就被铠这样那样,不敢写了,怕被屏蔽。

有哪位大佬愿意写吗

少爷,您的厨子奉上(3)

ooc,见谅。


百里守约来府邸做的越久,越发觉得这府邸的少爷奇怪。在来府邸之前,百里守约就听闻这府邸少爷喜怒无常,冷漠无情,实则不然,然而爱盯人的爱好倒未曾听下人说过

除了在自己做饭的时候,铠少爷会趴在窗边看一会,现在倒是越发的勤勉,只要忙完手里的活计,铠少爷就会出现附近,或舞剑,或看书。

舞剑倒也罢了,习武之人最忌讳的就是分心,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急火攻心。

看书的时候,百里就能感觉一道犀利的视线盯着自己,不用瞧也知道是那少爷,百里总觉得,铠少爷再这么瞧下去,书也能让他看出两个洞来。

“少爷,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”百里守约犹豫了一下,似乎是在纠结该不该讲,“您的书拿反了……”

书后的人愣了半刻钟,冷着一张脸拿着书离开了。
(emmm,我的设定是铠哥是面瘫,也算是喜怒无常,反正高不高兴也看不出来。)


之后,便少见铠少爷拿着书在自己附近看书了,开始光明正大的盯着他,大有把自己代替书本,盯出来两个窟窿的趋势。


百里有些不明所以,少爷为何要盯着自己看?

“少爷。”铠盯着他,仍旧冷着一张脸,不说话

“您为何一直盯着我看?”

铠垂下眸,言语道:“你做饭好吃”

百里:感情这少爷是一顿饭就能骗走的主……

铠似乎意识到这么说不太好,立马改了口:“你长得好看”

百里守约顿时有些不知所措,长这么大,却从未有人这么直白的说自己好看,更何况对方还是一本正经的说出这样的话。

(嗯……守约的身世并不是很好,所以不会有人夸他,顶多也就有人夸他:小伙子,你真是个好人啊,换做我有人夸我好看,我肯定会,嘁,真虚伪!但是守约好看啊……)

百里守约觉得耳尖热的发痒,不知是被铠盯的,还是被夸的。

依旧短小。
望喜欢。
❤️


少爷,您的厨子奉上(2)

不过几天,家奴就领着一位来到了府邸

“少爷,这是来应试厨子……您可否看看?”

铠听闻从账本里抬头看了一眼,是位银发的年轻人,这发色倒是少见。只是……

“不用。”青年又把头埋进了账本堆里。

“是,少爷。”

“等等,少爷,”银发少年制止了家奴请的动作,“可否告知在下,为何不用。”

铠揉了揉看的发痛的眼睛,“我招厨子,你小小年纪,何来那么好的厨艺,想必在来时家奴已经告知你了。”关于他嘴刁的毛病。

“有没有,在下一试便知。”看着银发少年熠熠发光的眼仁,不知怎么的有些心里发热。

“带他去厨下,需要什么材料都可以”

“是,少爷”




我是老喵的_(´ཀ`」 ∠)_

“少爷。”

“嗯。”铠把玩了一会剑鞘上的剑穗,就让家奴端了上来。

是一盘胡萝卜炒肉,胡萝卜切的是规则的片,而从肉丝也能看出来对方的好刀工。

“看起来,还不错。”

铠拨开了胡萝卜夹起肉丝,细细品尝了一会。

(啊, 我的妈呀好好吃,肉好嫩,我的妈呀他真的是天上派下来的天使!……我自己的内心瞎比比来表达铠对守约做菜的肯定)

不一会,菜盘里的肉丝被吃的干干净净,充分表达筷子主人对这盘菜的肯定。

而一旁的银发青年却看不下去了,指着铠的鼻子质问,“铠少爷,请问您是对这盘菜不满意吗”

“何出此言?”铠擦了擦嘴,所有肉我都已经吃完了,说明很好吃。

“这一盘的胡萝卜可是不合口?”

铠思考了一会,满眼对胡萝卜的抗拒。

“铠,少爷,下厨不止讲究色香味,还要考虑到营养,若您这种状况,我怕是不能胜任,告辞”

“等等”铠有点不知所措,“我吃”难得遇到一位让自己心满意足的厨子,“留下来”

说罢铠看着满盘的胡萝卜,赴死一般尝一口,却不想味道很不错,很不错,带着一股胡萝卜的清香,清脆可口。

之后铠便给新来的厨子安排了住处。




我是老喵的_(´ཀ`」 ∠)_

百里守约来到府邸已经三个足月,自己的工作只是给少爷专业下厨,负责少爷的三餐。

只是这少爷除了嘴刁,还有个挑食的坏毛病,逼得自己想着法的给他作出新鲜的样子,凡是遇到他不吃,百里总会不顾忌对方少爷的身份,指着他的鼻子冷嘲热讽,作势就要收拾铺盖走人。

之后铠少爷就会乖乖的吃下去,看的一旁的家奴心惊肉跳,暗暗给百里竖大拇指。


每逢到自己下厨的时候铠少爷就回随着钻进厨房,扬言要给百里帮忙,每次的结果都是帮了倒忙,以至于被守约赶出来为结局。

“铠少爷还有来厨房捣乱的爱好吗?”百里问家奴。

“并不,铠少爷从前可是只会在书房看账本,饭好了才会从书房出来。”

久而久之,百里守约就发现了铠少爷的一个爱好,他每次做饭,铠少爷总会趴在窗口眼巴巴的看着,因为百里守约不让他进厨下撒,他便是一下也不会踏入,但是,不让进他还可以看?

“我可不知铠少爷这么清闲。”

“连夜处理了,”铠保持着趴着的姿势,活像幼儿一般,却是个面无表情的主,怎么看怎么都有点乐,“我想看你为我下厨”

握着勺的少年一下子身形不稳,被发梢挡住的耳朵红了个透。


少爷,您的厨子奉上

私设,巨ooc,见谅




在流仙镇中,有座大的府邸,可谓是镇中有名的大家。


然后这大家中的少爷,却不像其他的公子有诸多女家爱慕,是因为这府邸的少爷待人处事都保持着冷冰冰的态度,让人无法亲近。

自然,那少爷却也长了一张英俊潇洒的脸庞,再加上家世不错,也仍有不少的‘门当户对’前来提亲。

那少爷却从不过问那女子是否有才,开口就是:“可会下厨?”

作为大家闺秀,定是厨门都不曾迈过,更不用提下厨做饭了。

那少爷便会拒绝这门亲事,然后规规矩矩的送女子回家,若是碰到梨花落雨的,还会送一帕过去。

“少爷,你这拒绝了这么多亲事,老爷迟早得生气”

“我不过是想尝一尝自己以后所娶之人的味道,也不过分”

“少爷,你以后怕不是要娶一位厨子回家了”

“少说浑话,快去把这个月的账本拿来。”


我是老喵的_(´ཀ`」 ∠)_


然而作为那府邸中家奴却知道,虽然自家少爷总是冷冰冰的,却不会为难家奴,也不会轻饶犯错的家奴,可谓是奖惩分明。

至于少爷冷冰冰的模样,也只有老爷和少爷自己清楚了。

而唯一让家奴头疼的就是自家少爷嘴刁的毛病了,因此府邸换了不少的厨师,大多数是少爷命人赶出去,在此之前还会吩咐把那人的工钱结了。

这不,镇中的墙上又贴满了告示,关于那府邸寻厨的告示。



铠就一个字,我总不能叫铠府吧,见谅。

每次轮到铠和百里守约一起守夜的时候,铠总会让百里窝在他怀里。

大多数次,都是被百里红着耳尖婉拒。

“为什么?你不冷?”铠仍旧张着臂膀,似乎坚持着让百里窝在自己怀里。

“魔种并不会怕冷”

“……哦”铠转而去拿挂在腰间的刀刃,本来就擦的干净的刀刃如今要被铠擦拭的发亮。

“不过,我担心铠会冷。”闻言,铠就发觉腰间缠上了两只胳膊(????词穷。)

呵,小狼仔。

铠握住百里的手掌,作为军队里的唯一的狙击手,百里手掌上被枪身磨的都是肉茧。

铠把背后的百里守约转到前面,让他埋在自己的胸前(啊,铠哥的大胸肌,我也想埋。)

铠轻吻着百里的耳尖(其实是含着,很色情)

“我爱你”

引得怀里的魔种更是埋到胸前,尾巴倒是实相的晃了几下



角落

花:嘁,俩人守个夜,你侬我侬恶心死了

苏:还不是队长你你要来偷看

花:就你话多,走走走,回去睡觉,下次轮到他俩守夜,把铠的小舅子从床上薅起来。

苏:队长你声音太大了



第二天。

“哥哥哥哥!队长说下次我和你一块守夜!我想吃夜宵,哥哥给我做,我想吃……”

一大早就听到百里玄策叽叽喳喳的在百里守约转悠。

铠提着百里玄策的领子拎了出去。

“吵”

“丑铠!我哥哥都没说什么,你干嘛,走,打一架!!”

百里守约赶紧过来为两人解决矛盾。

“好了好了玄策,不要和铠吵了,铠,玄策他还小,唉哎哎?????”

铠不等守约说完,扛起守约进了厨房。

“饿”

“嗨吖,丑铠,我要跟你决斗!让你霸占哥哥!”





远处的花木兰扛着刀喝着茶,真是和平的一天啊

冷淡

一直以来玄策都对铠抱着不爽的想法。

“哥哥,丑铠天天臭着脸,到底哪里好,哥哥还不如多关心你弟弟多点”

每次都是百里守约以下次多给他多盛点最爱的肉为话题搪塞过去,每次玄策都很上道,笑嘻嘻的要找对长申请去找师傅 玩。

铠虽说除了冷着一张脸,再无其他表情,其他人看来铠是个相当不好惹的家伙,百里守约自己却知道,铠虽然面无表情,但他那双湛蓝的眼眸却是个相当会说话的主。

每次铠看着自己的时候,那湛蓝的眼眸下柔情都要涌出来了。

而这个眼神,百里守约也在他看着队长时也曾见过,为此百里守约也在心里悄悄的吃过酸醋。

后来,百里问铠,他和队长都曾被铠以温柔的眼光对待,两者有什么不同呢?

铠思考了一下,说:“就好像一碗面和一盘肉,一个解决温饱,一个则满足心灵”

心灵一击。

百里守约捂着铠的嘴巴,不让他再说什么让人误会的话。

铠掰开嘴上的手,yu'cheng的轻吻,“误会?实话罢了”

完了完了,这个异域人,实在是撩人。

就连说着这种话,铠也是面无表情的,只有那双眼睛在告诉守约,我爱你。






今晚的月色真美

背负罪恶,终结罪恶。
大抵就是他离开魔道家族的使命。

在去寻找罪恶源头的路上,他所见到的是成群结对的魔种以及被魔种侵袭时候处处泛滥的哀嚎,那些哀嚎根本不能让他有所动容,只是那些魔种让他嫌恶。

那些魔种的邪恶,和家族中流传的罪恶一个气味,或许寻着魔种,就能找到些线索。

然后在流途中总能碰到一些有趣的事情,人,或物

铠记不起来,在屠杀魔种的同时,心里的一角却空落落的。

罢了,这些空虚就用魔种来填补吧

再坚强的勇士,也会有疲惫的一天。

铠靠在了树下,打算小憩片刻。

醒来时,铠就发觉事情的不一般。

大概有什么在

“阿铠?” 轻轻柔柔的叫声在耳边徘徊,是谁?

“阿铠?”铠提着剑刃站了起来,是谁?

“阿铠,我做了你最爱吃的五花肉”眼前慢慢有了些模糊的影响,是个少年,端着热腾腾的饭菜,脸上泛着温柔的笑。

他是谁……

“阿铠,这是我自己缝的护手”少年的声音不绝于耳……

他是……

“阿铠!”少年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,模糊的景象也变成了血淋漓的的场景……

他想起来了……那位少年叫守约……那是他偶然经过的一个村庄,住了一位混血魔种,是他的厨艺吸引了铠,并与少年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间

好景不长,村庄被魔种袭击,残余的村民发了疯似的拿着锄头冲向了小屋……

而自己,却一度迷茫,深感不应与魔种沦为一谈,挥起手里的剑刃,砍向了守约。

我杀了他!!!!

红了眼的剑客,一刃破除了幻像,向着龙域奔去。

“醒醒”来人一脚踩在了自己的背上,背上的伤口似乎又裂开了……

“谁?”

“这句话 我问你才对,你是谁,为何会出现在长城边界?”

铠抬头看了一眼,大概是个女人,然后昏了过去

自打在长城伤养的差不多,铠就坐在长城小分队大门面前足足做了两天的石雕,花队长也放任不管,其他人则有些害怕冷着一张脸的铠,不敢上前劝诫

“铠先生?”铠并未扭头看来人,依旧望着远处的风景。

“这是我做的牛肉汤,你尝尝看。”

味道很香,铠看了一眼满满一碗的牛肉汤,“我的?”

“嗯”

铠端起尝了一口,这味道很熟悉。

“我们见过?”百里守约竟然能从对方的脸上看出点激动

“并没有,铠先生”

铠盯着守约,也不说话。

之后在战场百里守约就会发现铠总会悄悄跟在自己左右,总是护着自己。

就连守夜,铠也是和自己一组,做饭的时候也总要冷着脸帮忙,赶都赶不走

然后就经过长时间的磨合,两人变成了灵魂搭档,配合默契。

后来,花队长告诉高长恭讲,她小队里最优秀的狙击手同最优秀的战士在了一起。







铠:守约,我爱你……做的任何菜。

百里守约:那你和菜过吧,告辞

末日来临

什么都是恐怖的景象

就如电影所讲,丧尸横行,显有人能存活。

然后在这样的乱世中有一支队伍,靠着灵活的行动以及卓越的本领,在国家的一片区域内移动,凡是经过的地方,所遇丧尸杀光无疑。

“子龙,走了”

“是”

又要去另外一个区域进行大扫除。

然后,命运总是未知的。

再到达另外一个区域的赵云,发现了让自己的生命在这枯燥的末世里显得那么活跃。

那就是诸葛亮。

每次大扫除之前,赵云总要和诸葛亮厮磨一会



我的梦,其实我记得是赵云他们就像游戏机的游戏主角一样,打通关了还得重新打,只是在后来一次中遇到了一支隐藏剧情,碰到了诸葛亮,梦里的赵云会高兴的对伙伴说,我就要他,然后再去打任务之前都要和诸葛亮呆在一块,很快乐……然后我就醒了

铠约小段子。 削微长一点的都不适合自己

“唔,大概是掉在了这里,在找找看。”

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,让原本就精神十足的铠坐的更加不安稳。

“小东西,你在找什么?”

“我在找一个吊坠,是个实木雕刻的……”百里守约话未说到一半,发觉来人的味道不寻常,似乎……

“吸血鬼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哈?你说什么,”铠一挑眉,表示对来人无礼行为的不屑,“这是我的城堡,你可要看清了”

“糟糕!”百里守约一个后翻,作势就要溜了,也顾不上还没找到的吊坠,却被铠抢先抓住了肩膀的披风。

“难得遇到这么可爱的小狼人,不如玩玩?”


百里守约被铠禁锢了,作为吸血鬼,那家伙既不把自己当作食物,也没有肆意虐待,只是一味的把自己关在还算不错的房间里,窗外的月亮也很明亮,让他忍不住想对着月亮嗷嗷大叫。

至于伙食,每到吃饭的时候,铠就会把他从房间里放出来,得到厨房的使用权。

“哈?一个吸血鬼家里为什么还有厨房?”百里忍不住吐槽,就连食材都相当齐全。

铠面无表情冷哼一声,就把厨房的战场交给了百里。

时间久了,铠也会尝一尝百里做的饭菜-尽管他并不需要这些。

意外的好吃,以至于铠有事没事就冷着一张脸‘凶巴巴’的让百里做饭给他,美其名曰让他的味蕾感受下活着的滋味!

百里守约有点想念那个自己出生,成长的地方,尽管在那里自己并不受族人的欢喜,也确有让自己难以割舍的人和物。

“铠,我想回家了,你会放我回去的吧?”



百里回到家的时候,花姐正对着高长恭发脾气,手里的一把大刀几乎戳到对面的鼻尖上了,高长恭也不为所动。


百里走了之后,铠不过半日就体会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。

两人一起生活久了,才发现一个人有多寂寞。

那么寂寞的日子,过了几千年,想想自己以后也要度过几千年,铠突然有些害怕。

“去棺材好好睡一觉吧”铠刚打开棺材,就听到了来者的声音。

“铠,花姐让我带的东西。”

“你怎么回来了”铠依旧一副冷酷的表情。

“嗯,花姐要和高长恭度蜜月,把我赶出来了,让我给你带了点东西”

铠认真的看了眼百里守约手里的不明物体

“可我……只想要你。”

( ・᷄ὢ・᷅ )百里内心:exo me?

“我也是。”



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嘛,设定就是狼人是吸血鬼的对手,而百里却是狼人中很弱的一个,经常被同族欺负,遇上了花木兰,对他很好,后来碰上了铠,在被铠禁锢的同时,两人不免差出了火花,然后回去的守约不由得想念铠,然后告诉了花木兰,花木兰把不争气的守约‘赶出’了家门,并送给了百里一大兜东西。


不争气的我写不出那种感觉,两人相处的和谐气氛。